“1号病人”另有其人?意大利这场疫情海啸的源头恐难寻觅


1998.01-1998.09哈尔滨工程大学外事处副处长

2018.02-2018.11黑龙江省政府副省长

1998.09-1999.12哈尔滨工程大学校长办公室主任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美国的抗疫差得出了圈儿,无论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都严重低估了风险,未做任何准备,之后又陷入一片慌乱。湖北当初发生的各种错误和问题正以放大数倍的方式在美国,也在其他欧洲国家上演。

1996.07-1998.01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人事教育局副处长(挂职)

2013.12-2016.09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委副书记、市长(2014.01)

2005.06-2008.09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委副书记、区长

1987.09-1992.02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电子工程系教师;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